English

安杰要闻

安杰人物|宋迎律师:至臻于心,至简于表

2021-08-03 379
探索律界先锋执业的初心,洞察每份严阵以待背后的辛劳与付出。律师,这个词本就与华美和社会地位无关,它在于杰出的专业能力、至臻的服务质量与令人安心的结果。而律师个体所理解的起起伏伏,正是见证律师作为群体所思所想的镜子。基于此,安杰人物专栏将聚焦安杰人自己的故事,记录每位安杰人献身法律的无上精神。

我们的第一期嘉宾邀请到的是安杰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宋迎律师。
多年来,宋迎律师深耕反垄断领域,服务过国内外众多世界500强企业,在反垄断调查、反垄断诉讼、经营者集中申报、反垄断合规等领域办理过多起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重大案件。正因其卓越的业务能力,连续四年,她被国际权威法律评级机构钱伯斯誉为“中国区反垄断推荐律师”。目前,她所带领的反垄断团队已具规模,团队成员均毕业于海内外知名法学院,拥有扎实的法学功底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可以说是这一支既能打胜仗,又充满活力的团队。
我以为要成为一名律师,大抵是心怀某种特别崇高的道德律:一面虔诚地仰望头顶灿烂的星空,一面对谁都等量齐观、铁面无私、严阵以待。他们西装革履,迈着铿锵、坚定地步伐;而那些繁杂又饶舌的法条、法理,他们不假思索便能脱口而出。“公平”、“正义”是悬在空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展现在眼前的除了威严、不容置喙,还有严丝合缝的逻辑力……这些律界翘楚就站在那里,那些不公便毫无招架之力——凡有不公,皆止于此;凡有不正,匡扶正义。面对德才兼备的法律人,谁有不仰面长叹、心服口服?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说到缘何选择法律专业时,宋律师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是因为从小就喜欢听那些家长里短的事,冷静分析谁对谁错。她甚至说,邻居来和家人聊天,她都会放下手头的事,前去侧耳倾听。好像没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理想主义情结,只是单纯的兴趣与日复一日的坚持,粹炼出她坚毅、果敢和无暇的执行力。“我不太习惯离别人太远”,宋律师安静地坐在面前,特意着了一身玫红色的丝质长裙,搭配一件黑色小西装,与安杰标志性的玫红色遥相呼应。她形容自己是“外柔内刚”,喜欢顺畅的沟通环境,也希望营造一种愉悦的沟通氛围,让对方乐于与自己沟通,不但有利于高效解决问题,自己也能有所收获。而说起自己的专业,她更是眉飞色舞,眼神闪过亿万光芒,唇齿间漫溢着爱惜和自豪感。她形容自己的选择是,如获至宝。

我们的采访持续了40分钟,内容涵盖了专业选择、职业规划、业务发展、律所展望、日常生活,甚至还有对于社会议题如“内卷”和“她力量”的探讨。可以说,话题无所不包。

那么废话不多说,让我们一起来感受宋律师的风采与魅力吧。

坚定信仰,步履不停

Q:您选择反垄断这一个法律领域,是出于一些什么样的考量呢?
宋律师:我在德国学习的专业就是反垄断法,对这一领域也非常感兴趣,所以毕业之后目标非常明确——从事律师行业,我一定要做这一块。谈到当初为什么选这个领域,其实很多朋友问过我,“你出去的时候,我们国家反垄断法还没有实施,怎么会想到选这么一个冷门、不接地气的专业领域?”这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个故事。
 
临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想去外面看看。最开始想申美国的学校,但因为一些家里的原因,错过了申美国学校的最佳时机,考研和找工作的时间也错过了。由于欧洲申请学校的时间更晚,我自己很执着,还是想看看国外的法学教育是什么样的,于是就锁定到大陆法系。而德国无疑是大陆法系最具有代表性的国家,我们国家的民商法受德国影响也很深,于是最终决定选择德国。
 
因为那时不会德语,我就申请了当时德国几乎所有有英文授课的国际项目的学校,非常高兴也比较幸运,全部都拿到了offer,其中有几所学校还给了我全奖。我申请的波恩大学的“欧盟自然垄断行业的法律规制”国际项目也录取了我。那时,我对反垄断法是什么还懵懵懂懂,为了帮助自己做选择,我选修了法大一门叫国际竞争法的选修课,主讲老师是戴龙教授。仍记忆犹新,那年是法大第一年开这门课。上完了戴老师的第一堂课,我就下定了决心,这不就是我梦想中的专业领域么?因为当时第一次感受到,有一部法律的实践,竟然不仅需要深厚的法律专业知识,还需要对行业的深度洞察和理解,更是要结合经济学的思维。个案的办理都是那么鲜活,无论是律师、执法者还是法官,都可以充分运用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去改变一个案子的走向,创造那么多的可能性。我觉得太有魅力了!
 
当时只觉得如获至宝。于是我当机立断,选择了反垄断法作为出国深造的专业领域。所以,整个在德国学习的过程,我都是非常有激情、非常兴奋的状态。因此当初就坚定了这一目标,回来做律师,一定要选这个领域。
Q:在德国学习的这段经历给您的人生或是专业方面带来了哪些积极影响呢?
宋律师:我觉得三方面对我影响最大。一是,因为在德国学习了欧盟竞争法,德国在这个学科领域的研究和实践都有很长时间的历史以及比较领先,并且,我们国家的反垄断立法受“布鲁塞尔版本”影响也很深,有很多相像的地方。所以,从专业知识角度,这段教育经历无疑对我的执业发展帮助很大。

除了知识方面,可能更多的是对我个人性格的影响。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外放的人,有着很多中国人普遍的一个特点,就是内敛、谨慎。出国前,遇到公众发言场合,除非自己觉得对这个话题特别有自信,否则不太愿意去主动表达。而在德国读书时,我发现国外的同学有时讲的内容也并非全对,甚至有时缺乏逻辑性,可他们却都会非常自信地表达自己。在这种环境的影响下,慢慢地我也开始尝试大胆表达自己。有过一次、两次,感觉非常好,于是便越来越自信,越来越愿意主动表达自己。 

同时,在德国留学的这段时间也开阔了我的眼界。在这段教育经历中,学校提供了很多课堂之外的机会。比如,我和班里部分学生去布鲁塞尔参加了欧盟委员会组织的学术会议、参加了欧盟法院的庭审观摩,还参加了一些国际组织举办的研讨会。这类场合中,你会发现不论是学生、资深执业者还是大法官,大家都非常平等地去交流,展现自己非常专业和职业的姿态。这方面的积极影响使我在入行最初几年,就能够以不卑不亢、沉稳大方的专业面貌去面对客户。图片

最后,不得不说,很幸运自己也受到了德国人严谨和认真的正向影响。工作中,无论是给客户出什么类别的文件,小到一封邮件,也不论是deadline有多近,我都会力求做到自己的最好。

何以杰出?求新、求变

Q:谈谈律所的发展?

宋律师:之前有评价说,“安杰是过去10年中国历史上发展最快的律所”。我从安杰成立以来就在安杰执业,真切地感受和见证了这一快速发展的势头。还记得,当年在会议室召开第一次全体员工大会时,一个会议室还没有坐满。到现在,安杰不论从人数、业务领域、新成立的办公室,还是我们在钱伯斯、Legal 500上被推荐的专业领域,发展速度都让人印象深刻。

就我自己而言,这么多年我一直非常青睐安杰平台、愿意在这个平台上和大家一起发展、愿意为这个平台贡献自己的力量,归结为几个原因:

第一,安杰是一个非常有斗志的团体。你会看到,身边的合伙人、律师,不论是哪个业务领域,也无论是哪个年龄层,都在不停地向前冲。

第二,安杰是一个求变的团体,而不是求稳。一方面识变,不停地识别市场的变化、客户需求的变化、趋势的变化。另一方面,主动求变,努力增强自己的应变能力。

拿我们现在正在推出的数字经济法律业务举例。一直以来,安杰服务了很多数字经济领域的客户,以往我们没有刻意地去宣传。但去年年末,无论从国家经济层面,还是从市场需求层面,我们愈发意识到数字经济之大趋势的到来。

我印象非常深刻,大年初四晚上,我出去看了一场电影回来(尽管当时疫情还比较严重,但总觉得还是要出去溜溜自己),在停车场停车时接到了詹律师的电话沟通一个案件,聊完案件后我们继续聊起,数字经济的趋势已经愈发明显,安杰需要走在前面,尤其是我们有这么多优秀的合伙人、已经积累了这么多经验、有这么多的专业知识,为什么不去多做一些事情,系统地总结更多成果来回馈客户,在这一领域进一步深耕。当时与詹律师谈起这一新业务领域的深度拓展,感到一拍即合、非常兴奋。

过完年后,我们就马上开始着手在所里启动安杰数字经济法律研究院的成立,推出后续的所内活动和研究。所以,这一事例就体现了刚才说的几点:我们有斗志,我们有进取心,我们主动求变,我们是一个不断学习和向新的团体——这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Q:您刚刚讲到数字经济是当前经济发展的趋势,所内也建设了“数字经济研究院”,可以讲一讲它目前的发展情况吗?

宋律师:我们希望通过安杰数字经济法律研究院,为社会各界分享我们的研究成果和智识。目前,我们每个月定期推出电子刊物,里面涵盖和数字经济相关的主要专业领域,比如说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数据保护、知识产权、互联网金融等等。相关内容不但包含最时新的监管规定、执法司法案例,还包括国内外学术界、实务界的最新研究,也会包含重要资讯。此外,里边还包含安杰合伙人对于数字经济领域热点问题撰写的有见地的文章。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这种知识传递的方式为大家提供智识支持。

此外,安杰数字经济法律研究院还定期组织线上和线下研讨会等活动。目前,我们每两个月进行一次线上研讨,每次活动会邀请4-5位合伙人从不同角度分享数字经济领域相关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今后我们还会推出更为多元的、有创意的成果分享,相信这些内容会对数字经济领域的企业有所帮助。

身为合伙人:

贩卖法律知识与技能,也要训练商业思维

Q:那您在早期的采访中提到“法律专业背景出身的我们,天然习得了这种严谨缜密、稳中求进、规避风险的收敛性思维,但是企业家正好是相反的,需要大胆的革新,敢于尝试,用于冒险,这就像是左右手互搏”。您说这是当时正在克服的一个难题,目前的进展如何?

宋律师:坦率地说,这方面我做的还是不够好。因为每天接触更多的是怎样帮客户规避风险、降低风险,在诉讼中如何为客户争取利益,然后如何运用诉讼中的经验再帮助企业预防风险等等。所以,时间长了会产生惯性思维。但是,我认为,要成为一名好律师,一定要培养和发展开拓业务、洞察商业机会的能力。欣慰的是,目前自己已经有了这样的意识,但还需要继续努力提升自己这方面的能力。

从方法论的角度,我会尽可能多同business的朋友聊天。我认为,同某一领域有经验的人聊天,是比读书更有效的快速获得智识的途径。有时一句话就会有所启发。此外,也会努力多读书,多看一些文章吧。

深耕以至专业,坚持以表初心
Q:我们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所内的男女比例4:6,但合伙人层面男律师的数量似乎远高于女律师。作为所内备受推崇的女合伙人,也曾参与和分享过“律界‘她力量’”,您可否谈谈在执业过程中,所遇到的挑战、压力或者比较欣慰和感激的事情。对即将进入律师或者深耕多年的女同胞,是否有一些心里话想要分享?

宋律师:确实,律师这个行业的工作量很繁重,压力较大。可能受到照顾家庭、照顾孩子这一需要的影响,女性到一定阶段,可能会选择放弃继续做律师,选择做 In-house或其他职业,所以导致合伙人层面女性的比例更小。

在职业发展过程当中,作为女性,我自己并没有明显感受到性别对职业发展有什么障碍或劣势。中国的法律服务市场经过了最原始的初期阶段,现在已经越来越往专业化道路上走,所以,在执业过程中,专业能力和水平、服务质量等因素是核心竞争要素。在这方面,女性和男性相比没有必然劣势。

对于刚入行的律师,有以下两点建议。

第一,建议年轻律师做决定时看得更远。不论是在执业的专业领域选择还是职业方向,不要仅看眼前,要长远规划。

第二,我觉得在律师行业的发展,坚持是非常重要的。我自认为,自己并不是特别聪明的那类人,包括我身边看到的很多很成功的合伙人,他们在学校时候也并非大神级的人物,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坚持。对于律师行业,我相信,深耕和坚持是非常重要的两个关键词。

第三,对于现在的年轻人如果要讲什么的话,我的想法可能有几点:

第一点,我觉得大家可能要看得更远一点。做一些决定,不论是在职业领域的选择或者是职业的选择方面,可能要看得更远,不要只看眼前的一些东西。

第二,我觉得在律师行业的发展,坚持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很多时候我自己觉得其实我并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包括我身边看到的很多做得很成功的合伙人,那么他们在学校的时候也没有说是那种Star、大神级的人,但是我觉得他成功的原因可能离不开坚持。尤其是律师行业,我觉得深耕和坚持是非常重要的两个关键词。

Q:面对律师行业日趋激烈的人才竞争,我们也想了解一下,您作为雇主、管理者、前辈甚至朋友,是如何看待目前求职市场上的内卷现象的?它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吗,还是说这是一种对于整个社会有促进的积极影响,还是说可能会感觉到是不是当下社会真的是竞争过于激烈、过于残酷?

宋律师:我觉得内卷主要发生在职业的早期,比如对刚毕业的学生,发现竞争太激烈了。近几年,我也能看到,现在的简历越来越漂亮,投过来的简历基本上都是硕士。国内的硕士好像已经不是特别大的亮点,海外回来的硕士特别多,基本上都是标配。

这跟我们国家的发展、教育的发展有关系,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引发的必然结果。但是,我觉得,对于初入行的同学,经过几年的历练和积累,不会是所有相同背景的人都还是在一个起跑线上。律师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而且非常公平。在这一行业有三五年的深耕后,一般会出现高下之分。当你的价值被看到了,一定会有所回响。

所以,我认为内卷还是在早期阶段。对于年轻人来说,不用太在意,重要的是获得好的入门机会、脚踏实地,切忌眼高手低。如果遇到有发展前途的机会,坚持下去,一定会发现,你跟别人不一样了,你的收获也跟别人不一样。

尽管这次采访早就提上了日程,但整体的感觉更像是一场即兴访谈,毕竟宋律师并不清楚我们会拿出什么问题来“刁难”她。所以,当我们聊到“内卷”,聊到“律界'她力量'”等议题时,宋律师坦言,之前没有仔细思考过,但正如上面的记录,她却条分缕析、很认真地将自己独到的观察、思考和对后生的建议一一道来。

除了直击社会议题的思考,我们也想换一种方式,去侧面了解这位合伙人在律所市场发展方面的雄心壮志,以及她正在追求的“冒险型思维”。正如她提出的原则性建议——要降低功利心,看淡个人结果,看重客户利益,真诚地、设身处地地为客户着想——无形中展现了她更偏沉稳、踏实、坚毅的专业姿态与工作作风。宋律师说,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她喜欢做些不需要怎么动脑子的事。她还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补充了一句,偶尔也会看看偶像剧。

删繁就简、直击客户核心诉求,以不断地进取心、简单纯粹的投入,去挑战自我,创造价值——兴许这便是宋律师得以连续4年获评钱伯斯中国区反垄断推荐律师的“至臻至简”之道吧。

Q:您选择反垄断这一个法律领域,是出于一些什么样的考量呢?

宋律师:我在德国学习的专业就是反垄断法,对这一领域也非常感兴趣,所以毕业之后目标非常明确——从事律师行业,我一定要做这一块。谈到当初为什么选这个领域,其实很多朋友问过我,“你出去的时候,我们国家反垄断法还没有实施,怎么会想到选这么一个冷门、不接地气的专业领域?”这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个故事。

临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想去外面看看。最开始想申美国的学校,但因为一些家里的原因,错过了申美国学校的最佳时机,考研和找工作的时间也错过了。由于欧洲申请学校的时间更晚,我自己很执着,还是想看看国外的法学教育是什么样的,于是就锁定到大陆法系。而德国无疑是大陆法系最具有代表性的国家,我们国家的民商法受德国影响也很深,于是最终决定选择德国。

因为那时不会德语,我就申请了当时德国几乎所有有英文授课的国际项目的学校,非常高兴也比较幸运,全部都拿到了offer,其中有几所学校还给了我全奖。我申请的波恩大学的“欧盟自然垄断行业的法律规制”国际项目也录取了我。那时,我对反垄断法是什么还懵懵懂懂,为了帮助自己做选择,我选修了法大一门叫国际竞争法的选修课,主讲老师是戴龙教授。仍记忆犹新,那年是法大第一年开这门课。上完了戴老师的第一堂课,我就下定了决心,这不就是我梦想中的专业领域么?因为当时第一次感受到,有一部法律的实践,竟然不仅需要深厚的法律专业知识,还需要对行业的深度洞察和理解,更是要结合经济学的思维。个案的办理都是那么鲜活,无论是律师、执法者还是法官,都可以充分运用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去改变一个案子的走向,创造那么多的可能性。我觉得太有魅力了!

当时只觉得如获至宝。于是我当机立断,选择了反垄断法作为出国深造的专业领域。所以,整个在德国学习的过程,我都是非常有激情、非常兴奋的状态。因此当初就坚定了这一目标,回来做律师,一定要选这个领域。

 

Q:在德国学习的这段经历给您的人生或是专业方面带来了哪些积极影响呢?

宋律师:我觉得三方面对我影响最大。一是,因为在德国学习了欧盟竞争法,德国在这个学科领域的研究和实践都有很长时间的历史以及比较领先,并且,我们国家的反垄断立法受“布鲁塞尔版本”影响也很深,有很多相像的地方。所以,从专业知识角度,这段教育经历无疑对我的执业发展帮助很大。
除了知识方面,可能更多的是对我个人性格的影响。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外放的人,有着很多中国人普遍的一个特点,就是内敛、谨慎。出国前,遇到公众发言场合,除非自己觉得对这个话题特别有自信,否则不太愿意去主动表达。而在德国读书时,我发现国外的同学有时讲的内容也并非全对,甚至有时缺乏逻辑性,可他们却都会非常自信地表达自己。在这种环境的影响下,慢慢地我也开始尝试大胆表达自己。有过一次、两次,感觉非常好,于是便越来越自信,越来越愿意主动表达自己。 

同时,在德国留学的这段时间也开阔了我的眼界。在这段教育经历中,学校提供了很多课堂之外的机会。比如,我和班里部分学生去布鲁塞尔参加了欧盟委员会组织的学术会议、参加了欧盟法院的庭审观摩,还参加了一些国际组织举办的研讨会。这类场合中,你会发现不论是学生、资深执业者还是大法官,大家都非常平等地去交流,展现自己非常专业和职业的姿态。这方面的积极影响使我在入行最初几年,就能够以不卑不亢、沉稳大方的专业面貌去面对客户。

最后,不得不说,很幸运自己也受到了德国人严谨和认真的正向影响。工作中,无论是给客户出什么类别的文件,小到一封邮件,也不论是deadline有多近,我都会力求做到自己的最好。

何以杰出?求新、求变

Q:谈谈律所的发展?

宋律师:之前有评价说,“安杰是过去10年中国历史上发展最快的律所”。我从安杰成立以来就在安杰执业,真切地感受和见证了这一快速发展的势头。还记得,当年在会议室召开第一次全体员工大会时,一个会议室还没有坐满。到现在,安杰不论从人数、业务领域、新成立的办公室,还是我们在钱伯斯、Legal 500上被推荐的专业领域,发展速度都让人印象深刻。

就我自己而言,这么多年我一直非常青睐安杰平台、愿意在这个平台上和大家一起发展、愿意为这个平台贡献自己的力量,归结为几个原因:

第一,安杰是一个非常有斗志的团体。你会看到,身边的合伙人、律师,不论是哪个业务领域,也无论是哪个年龄层,都在不停地向前冲。

第二,安杰是一个求变的团体,而不是求稳。一方面识变,不停地识别市场的变化、客户需求的变化、趋势的变化。另一方面,主动求变,努力增强自己的应变能力。

拿我们现在正在推出的数字经济法律业务举例。一直以来,安杰服务了很多数字经济领域的客户,以往我们没有刻意地去宣传。但去年年末,无论从国家经济层面,还是从市场需求层面,我们愈发意识到数字经济之大趋势的到来。

我印象非常深刻,大年初四晚上,我出去看了一场电影回来(尽管当时疫情还比较严重,但总觉得还是要出去溜溜自己),在停车场停车时接到了詹律师的电话沟通一个案件,聊完案件后我们继续聊起,数字经济的趋势已经愈发明显,安杰需要走在前面,尤其是我们有这么多优秀的合伙人、已经积累了这么多经验、有这么多的专业知识,为什么不去多做一些事情,系统地总结更多成果来回馈客户,在这一领域进一步深耕。当时与詹律师谈起这一新业务领域的深度拓展,感到一拍即合、非常兴奋。

过完年后,我们就马上开始着手在所里启动安杰数字经济法律研究院的成立,推出后续的所内活动和研究。所以,这一事例就体现了刚才说的几点:我们有斗志,我们有进取心,我们主动求变,我们是一个不断学习和向新的团体——这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Q:您刚刚讲到数字经济是当前经济发展的趋势,所内也建设了“数字经济研究院”,可以讲一讲它目前的发展情况吗?

宋律师:我们希望通过安杰数字经济法律研究院,为社会各界分享我们的研究成果和智识。目前,我们每个月定期推出电子刊物,里面涵盖和数字经济相关的主要专业领域,比如说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数据保护、知识产权、互联网金融等等。相关内容不但包含最时新的监管规定、执法司法案例,还包括国内外学术界、实务界的最新研究,也会包含重要资讯。此外,里边还包含安杰合伙人对于数字经济领域热点问题撰写的有见地的文章。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这种知识传递的方式为大家提供智识支持。

此外,安杰数字经济法律研究院还定期组织线上和线下研讨会等活动。目前,我们每两个月进行一次线上研讨,每次活动会邀请4-5位合伙人从不同角度分享数字经济领域相关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今后我们还会推出更为多元的、有创意的成果分享,相信这些内容会对数字经济领域的企业有所帮助。

身为合伙人:

贩卖法律知识与技能,也要训练商业思维

Q:那您在早期的采访中提到“法律专业背景出身的我们,天然习得了这种严谨缜密、稳中求进、规避风险的收敛性思维,但是企业家正好是相反的,需要大胆的革新,敢于尝试,用于冒险,这就像是左右手互搏”。您说这是当时正在克服的一个难题,目前的进展如何?

宋律师:坦率地说,这方面我做的还是不够好。因为每天接触更多的是怎样帮客户规避风险、降低风险,在诉讼中如何为客户争取利益,然后如何运用诉讼中的经验再帮助企业预防风险等等。所以,时间长了会产生惯性思维。但是,我认为,要成为一名好律师,一定要培养和发展开拓业务、洞察商业机会的能力。欣慰的是,目前自己已经有了这样的意识,但还需要继续努力提升自己这方面的能力。

从方法论的角度,我会尽可能多同business的朋友聊天。我认为,同某一领域有经验的人聊天,是比读书更有效的快速获得智识的途径。有时一句话就会有所启发。此外,也会努力多读书,多看一些文章吧。

深耕以至专业,坚持以表初心
Q:我们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所内的男女比例4:6,但合伙人层面男律师的数量似乎远高于女律师。作为所内备受推崇的女合伙人,也曾参与和分享过“律界‘她力量’”,您可否谈谈在执业过程中,所遇到的挑战、压力或者比较欣慰和感激的事情。对即将进入律师或者深耕多年的女同胞,是否有一些心里话想要分享?

宋律师:确实,律师这个行业的工作量很繁重,压力较大。可能受到照顾家庭、照顾孩子这一需要的影响,女性到一定阶段,可能会选择放弃继续做律师,选择做 In-house或其他职业,所以导致合伙人层面女性的比例更小。

在职业发展过程当中,作为女性,我自己并没有明显感受到性别对职业发展有什么障碍或劣势。中国的法律服务市场经过了最原始的初期阶段,现在已经越来越往专业化道路上走,所以,在执业过程中,专业能力和水平、服务质量等因素是核心竞争要素。在这方面,女性和男性相比没有必然劣势。

对于刚入行的律师,有以下两点建议。

第一,建议年轻律师做决定时看得更远。不论是在执业的专业领域选择还是职业方向,不要仅看眼前,要长远规划。

第二,我觉得在师行业的发展,坚持是非常重要的。我自认为,自己并不是特别聪明的那类人,包括我身边看到的很多很成功的合伙人,他们在学校时候也并非大神级的人物,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坚持。对于律师行业,我相信,深耕和坚持是非常重要的两个关键词。

第三,对于现在的年轻人如果要讲什么的话,我的想法可能有几点:

第一点,我觉得大家可能要看得更远一点。做一些决定,不论是在职业领域的选择或者是职业的选择方面,可能要看得更远,不要只看眼前的一些东西。

第二,我觉得在律师行业的发展,坚持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很多时候我自己觉得其实我并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包括我身边看到的很多做得很成功的合伙人,那么他们在学校的时候也没有说是那种Star、大神级的人,但是我觉得他成功的原因可能离不开坚持。尤其是律师行业,我觉得深耕和坚持是非常重要的两个关键词。

Q:面对律师行业日趋激烈的人才竞争,我们也想了解一下,您作为雇主、管理者、前辈甚至朋友,是如何看待目前求职市场上的内卷现象的?它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吗,还是说这是一种对于整个社会有促进的积极影响,还是说可能会感觉到是不是当下社会真的是竞争过于激烈、过于残酷?

宋律师:我觉得内卷主要发生在职业的早期,比如对刚毕业的学生,发现竞争太激烈了。近几年,我也能看到,现在的简历越来越漂亮,投过来的简历基本上都是硕士。国内的硕士好像已经不是特别大的亮点,海外回来的硕士特别多,基本上都是标配。

这跟我们国家的发展、教育的发展有关系,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引发的必然结果。但是,我觉得,对于初入行的同学,经过几年的历练和积累,不会是所有相同背景的人都还是在一个起跑线上。律师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而且非常公平。在这一行业有三五年的深耕后,一般会出现高下之分。当你的价值被看到了,一定会有所回响。

所以,我认为内卷还是在早期阶段。对于年轻人来说,不用太在意,重要的是获得好的入门机会、脚踏实地,切忌眼高手低。如果遇到有发展前途的机会,坚持下去,一定会发现,你跟别人不一样了,你的收获也跟别人不一样。

尽管这次采访早就提上了日程,但整体的感觉更像是一场即兴访谈,毕竟宋律师并不清楚我们会拿出什么问题来“刁难”她。所以,当我们聊到“内卷”,聊到“律界'她力量'”等议题时,宋律师坦言,之前没有仔细思考过,但正如上面的记录,她却条分缕析、很认真地将自己独到的观察、思考和对后生的建议一一道来。

除了直击社会议题的思考,我们也想换一种方式,去侧面了解这位合伙人在律所市场发展方面的雄心壮志,以及她正在追求的“冒险型思维”。正如她提出的原则性建议——要降低功利心,看淡个人结果,看重客户利益,真诚地、设身处地地为客户着想——无形中展现了她更偏沉稳、踏实、坚毅的专业姿态与工作作风。宋律师说,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她喜欢做些不需要怎么动脑子的事。她还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补充了一句,偶尔也会看看偶像剧。

删繁就简、直击客户核心诉求,以不断地进取心、简单纯粹的投入,去挑战自我,创造价值——兴许这便是宋律师得以连续4年获评钱伯斯中国区反垄断推荐律师的“至臻至简”之道吧。

北京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方东路19号亮马桥外交
办公大楼D1座19层

邮编:100600

电话:(+86) 10 8567 5988

传真:(+86) 10 8567 5999

上海办公室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淮海中路1010号
嘉华中心28层

邮编:200031

电话:(+86) 21 2422 4888

传真:(+86) 21 2422 4800

深圳办公室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中心四路1号
嘉里建设广场3座38层

邮编:518041

电话:(+86) 755 8285 0609

传真:(+86) 755 8285 0605

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
© 2016 - Copyright ANJIE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GreatMo 京ICP备1204381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2415号